脱富返贫谁之过?拒不履行安置补偿职责 视村民生命安全如儿戏伪造证据,当众在办案区篡改撕毁询问笔录,妄图掩盖事实真相,灭口!贫团落魄的大仲马秋野写实:缝纫工人生活观察笔迹鉴定的水有多深?五常救护车坐地起价,不可以“坐视不理”武汉的耻辱 法律可悲 请看襄州区襄阳市二级法院的一件杰作惠州市金融局是不是不作为?做保险公司保护伞呢?贪官许卫国申诉笔记(二)